股票工具 | 博客 | 目录 | 搞搞钱学 | 股票技术分析
Monday, October 29, 2018

泰坦尼克号守望者《二》

前言

首先感谢管理微信公众号的有关同学高抬贵手,仅仅把第一篇设为不能分享,并没有直接删号,让我能够继续写第二篇,说实话,本来我是想全部写完,然后账户被封了就算。


可哪怕是第一篇那么长的篇幅,其实也远远没能说明白多少,因为这个系列不是说某一次股灾,也不是关于港币、港股或者人民币A股那么简单。


再直白一点,甚至不仅仅是中美之间的事情,更不只是关乎钱或经济。

我本来想按照类似“为什么—怎么做—后果”来写这个系列,但发现每个方面都涵盖太多内容,且“怎么做”更具有急迫性,第一篇其实也只是这个的其中一个出招而已,思绪太多太乱,理不清,就哪里急写到哪里吧。

事分轻重缓急,最急的必然是11月6号前这几天。

 

 

正文

今天(中国时间2018年10月29日)周一,中国A股继续惨淡,最稳健传奇的牛股贵州茅台开盘即一字跌停,美的不久也加入其中。

其实上周五,香港指数风向标腾讯跌破了前底位265,港元在7.84高位苦撑,假如冲破7.85,自1983年就实行至今的联系汇率制度就要破灭,而人民币也离破7一步之遥。

上周美股也连续暴跌,把2018年全年升幅抹掉。

 

一、2018年10-11月金融战的开始

 

为什么这一切发生在10月?

因为11月6号,是美国中期选举投票日。

今年初,在非公开场合和国内的朋友聊起,我总提醒小心10月底11月初的金融动荡

当时我的想法很简单,众所周知,自川普上台以来,他领导下的美国政府推出很多让中国不爽的外交政策,这让近年来财大气粗的中国很不满,哪怕是普通中国人,也会不屑地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不就是钱么,中国大把外汇储备。

按照我的中国思维去想:既然川普总惹事,把他弄走不就得了。

弄走川普,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弹劾,借口很多,比如通俄门、性侵、假证供、偷税漏税等等,他身上毛病一大堆,总有突破口。

可是要启动弹劾总统程序,必须动用美国参众两院。

首先是众议院通过,然后参议院,两院都表决通过就能罢免川普。

很多人都想川普下台,不单中国,连民主党不少议员提出的竞选口号就是:上台第一件事就是提出弹劾议案。

因为目前共和党控制参众两院大多数席位,民主党做不到。

 

众议院选举

每两年举行的中期选举,众议院435名,全部改选,投票形式由各州选民没人一票选出本州众议员。因为所有席位都是公平竞争,所以众议院的席位争斗最激烈,也最容易被翻盘。

 

参议院选举

参议院共100席位,每次只选1/3,以保持参议院,这个重要的国会议会稳定性,方便政策实施连贯性。

这次是33个参议员要改选,另外2个特别补选。33个改选的参议员中间,共和党是10个,民主党是24个。谁的改选人数越多,危险性越大。

 

我在上篇说过,川普政府内阁里,把中国作为一个全面对抗的目标,而不仅仅是贸易战的利益争夺伙伴。

假如川普的对头民主党夺得参众两院控制权,甚至仅仅夺得众议院,实现不了弹劾目标,但起码以后川普政府要推行啥针对中国的政策时,民主党或许也能起到制约作用,毕竟过去8年奥巴马执政期间,中国经济得到了飞速提升。

所以,民主党胜选最符合中国利益

而怎样才能让选民把票投给民主党呢?

研究表明,选民对现实不满时,就倾向投票给在野党,反之,觉得过得还不错,就会投给执政党。

美国人投票意愿并不强烈,很多人选择时也是很随便,特别是那些摇摆票,往往受情绪主导,比如啥股市暴跌,自己退休账户内的股票或基金价值跌了,很多人就会把票投给在野党,希望“变天”,就像2008年金融风暴,果然美国人就选了民主党的奥巴马,把共和党的小布什给赶下台。

因此,选前一场巨大的金融海啸是民主党最好的助选团。

但是,2018年,美国各项经济指标都非常好,创历史记录的最低失业率,GDP增速让人满意,企业收入增幅理想,股市没有暴跌的数据基础。

可别忘了,2015年中国股市熔断,带来世界金融风暴的恐慌,活生生把美股也搞垮了,假如这次也能有这效果,不用时间长,只要投票前1个月,发动一场金融战,或许就能左右选情。

我这阴谋论的脑袋啊,总想些异想天开的事,我还认为,假如我是这场金融战的操盘手,就会把熔断和人民币破7都拿出来,大不了过了11月6日再拉回去呗。

川普还有2年任期,假如中期选举后,参众两院仍然被共和党控制,三权在握之下,他可能对中国更加不客气,美国中期选举与对于中国未来的命运,忧戚相关,所以对于中国来说,背水一战看似必须的。

 

进入2018年10月,中国股市果然如我所预计下行。

但同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二、美国金融业界的金融反击战

 

上篇提到,虽然川普和副总统彭斯都公开发表批评中国的演讲,但对于金融市场,他们并不能直接做点什么,说得直白点,哪怕他们明知有人要发动金融战,除了嘴上说几句,明面上也不能做什么,因为这是自由市场机制。

资本都是逐利,这是我们平常人对金融业的理解。

然而,当年911发生的时候,美国股市曾经短暂暴跌,但随即,大机构就像商量好似的联手买入,托市成了他们共同的目标。

美国金融业没有国家队,但是大事发生时,机构总会联合起来实现国家意志。

简单思维,假设中美双方对抗,中方想用苦肉计,自己躺倒,把世界金融市场也拖下水,最终带动美国股市暴跌,那么美国金融业就该不断买货,像2015年中国国家队救市那样,把指数托住才对。

可是金融鼻祖美国人不是这样想。

与其被你拖下水苦苦挣扎,不如做得比你更狠,我顺势把你踩到底。

这是一种以攻为守的进攻模式。

上篇提到,香港是中国的救生圈,且作为世界金融中心,外资一直在香港有众多投资,同时,利用近年的沪港通深港通,也提供了外资进入中国股市的部分通道。

通过攻击香港,再传导到A股,就具有可操作性。

不过讽刺的是,中国要把金融风暴传导到世界,其实也是相同通路的反向,同样是利用香港

说到香港股市和港元,有人说股汇双杀不可能,因为著名的索罗斯都败走香港,已经作过真枪实弹试验。

但这里有两个误区:

1、索罗斯当年只是自己基金行为,其资金规模很小,甚至有人质疑其真实性,因为索罗斯很早就是中国“老朋友”,说不准是哥俩好,合演一出戏;

2、索罗斯当年先借港币,然后卖出港币,抛空股票,造成股价港币暴跌时,再在底部把港币和股票买回来,还给出借方,这种买回不好控制,很容易被人抬高价格买不到货,而被迫追着价格上,自己弄死自己。

我认为这次最大特点是:

1、资金规模大,相当于美国“国家队”;

2、这次抛股票的不必借货,而是那些真正手头上已经有港股A股持仓的机构,说服他们卖出股票、债券等以港元和人民币为结算单位的金融产品,然后利用香港必须无条件港元和美金互换的机制,统一换取美元离开香港,很多大钱持续用港元换美元离境,就会导致目前港币一直在接近7.5的上限。

且美元离境,能真正消耗香港外汇储备,制造紧张气氛。

 

怎么能说服这些外资大机构统一行动?

 

三、真真假假的金融战

任何战争,都需要个总指挥,金融世界里总流传着各种传说,真正主宰者是谁,大众未必知道,但一个明面的倡议者总归是不可或缺。

美东时间,2018年10月12日周五接近收盘前,美国流出一个传言,说某家具有影响力的大基金将发起行业倡议,让所有美国关联金融机构自查手上持仓,假如发现与美国制裁国家继续有往来生意的公司,就卖出其股票、债券等,不再与其有业务往来等等,实际相当于一种金融行业自发性的金融制裁。

这个消息并没有引起太多人关注,但我因为在头脑里论证了整个的逻辑可操作,赶紧趁周末查找了一些背景资料,发现这事可信性非常高,于是急急忙忙写下那篇(一)。

其后一周,香港市场并没有预想中的狂风暴雨。

倒是A股继续下滑,不少上市民营企业股价已跌破质押平仓线,证监局罕见建议暂不平仓,放一条生路,假如引发大规模平仓潮,就不单单是熔断的问题了。

各路官员相继出来讲话,稳定A股信心。

 

说好的做空美国拦截中期选举共和党选情呢?

我感到很疑惑。

回看上证指数,10月11日跳空低开,这离11月6号足足三周有多的时间,发动进攻也太早了

而且美国那个消息流出,仿佛一下子打乱了原有的计划

本以为做空美国股市,怎知自家救生圈香港被人家惦记上了,假如失去了港币,对中国金融实力来说,是致命性打击

稳定A股港股,人民币和港币汇率,反而成了中方的首要目标。

 

美国时间2018年10月23日星期二,美股暴跌中,标普500一度下跌超过2%,美国基金倡议人kyle bass代表州立主权基金Permanent University Fund (PUF)接受主流金融媒体采访。

他强调,川普政府制裁伊朗的最后限期2018年11月4号已近,虽然各大美国金融机构以前一直遵从法律法规,但是从”受托责任标准”(fiduciary standard)来看却有缺失,因为长久以来,美国实施制裁的部门对被制裁国家、企业等实施制裁,但同时金融机构却仍然枉顾专业操守,继续向某些与制裁国家做生意的企业提供金融服务,例如购买其股票、债券、贷款融资等等。

这种做法违反了Fiduciary Duty“受托责任”义务,用大白话说,就是客人百分百的信任你,你却拿着他的钱财乱投资,就是背信弃义。

这个倡议看似简单,

可上升到Fiduciary Standard层面,任何金融机构都不可能置之不理,因为金融行业规定,要把客人的利益放在高于自己利益的前提下,这就是信托责任,欧美对于这方面的犯罪执法非常严,倾家荡产、把牢底坐穿并不是形容词。

此倡议有180天的宽限期,让各金融机构自查,意思是抛售或撇清关联业务。

目前,美国对伊古巴、苏丹、叙利亚、朝鲜(伊朗11月4日启动)等国家进行全面制裁。

这招比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更狠。

 

他周二的讲话并没有带来多大市场反响,这周A股反弹,美股暴跌,一切貌似都反了。

更奇怪的是,假如真是金融战,那么秘密的事情,怎么能10月12日吹风,23号才正式公布,然后反而美股暴跌,A股反弹呢?

甚至最搞笑的是,这位仁兄被匿名叫板,

2018年10月26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对试图做空人民币的势力喊话“对于那些试图做空人民币的势力,几年之前我们都交过手,彼此也非常熟悉,我想我们应该都记忆犹新。

估计这里指的是从2015年开始,kyle bass用自家对冲基金Hayman Capital Management,连同几个同行一起做空人民币,结果连续两年,他被人民币的意外反弹弄得焦头烂额。

这次,会不会历史再重演?

 

四、综述

本篇发布时,将是美国时间10月29日周一早上,中国时间已是晚上,离美国中期选举投票日11月6日(含),美国市场剩下7个交易日,中国只剩下6个。

对于美国股市,由于上周已经暴跌多天,跌势势能提前释放,接下来是一堆预期增长不错的企业第三季度业绩公布期,美国股市或许能趁业绩浪作反弹,从目前民调看,假如没有大的黑天鹅事件,共和党再次掌控参众两院几无悬念。

选期过后,中国未来两年将面对更严峻的政治环境。

面临横竖都是困顿的局势,中国会否关键时刻放手一搏期望扭转选情,但同时又要顾忌自己的救生圈港币?

双方金融战会否如期展开,还是这一切只是我阴谋论的幻想?

其实,我宁愿我错,我被打脸,然后天下太平,岁月静好。

中国股市周一跌停的茅台和美的,恰恰是Permanent University Fund (PUF)下属其中一只基金的二季度持仓股,这到底是巧合还是真是其兴风作浪?

拭目以待吧。

真爱国,就要有为国抛(接)盘的勇气。
 

Sunday, October 14, 2018

泰坦尼克号守望者《一》

前言

今天(2018年10月14日)是中国周末,朋友圈里岁月静好,但我心急如焚。

很多话藏在心里一直想写,但是又不知如何下笔,因为这几年风向变了,明明一句话可以表达,偏偏要婉转曲折意味深长的羞羞答答遮遮掩掩,才能夠逃過咔嚓的命运,打个比方,明明想说我要吃个苹果,却偏偏要写成”假如你给我一个类似橙子的东西,我也是不反对的”

这样写字,让乐趣荡然无存。

然而,最近几周,局势到了异常严峻的状态,面对着高耸的冰山,我就如泰坦尼克号的嘹望员,心中焦虑无助。

假如这微信公众号因此篇被封,去google我名字,你一定能找到。

 

正文

上周,A股跌穿“熔断底”,港股单日曾泻千点,虽然周五回弹,但其实只是回光反照,一切,只是刚刚开始。

 

有人把这归功于中美贸易战,问题并非表面那么简单。

 

一、中国模式实质

 

在深入剖析之前,我想提个问题,中国到底强在哪里?

 

假如把这个问题问你身边的朋友,得到的答案可能各自不同,但归根结底只有这两样:

一、中国人有钱到处出国买买买,哪个国家或地区得罪了我们,我们就不去那里旅游,他们的经济就要完蛋了,比如台湾、欧洲各国、日本等等。

二、中国有庞大的市场外国人谁都想来做生意,要来赚钱,就要听我们的话,遵守我们的规矩。

 

所以,钱和市场就是中国的两大利器。

 

先不说市场,因为有消费能力的才叫市场,朝鲜之所以不能拥有市场,就是因为没有钱,而这个钱不是自己国家的货币,否则金同学就是世界首富。

所以我们都知道,这里说的钱,就是外汇储备,也就是美元

于是美元是哪里来的呢?为什么中国能够积累那么多外汇储备?

书面解释,当然是归功于中国加入了世贸组织,贸易顺差等等。可别的国家也加入了世贸组织,比如欧美,但是为什么他们的国力却好像越来越弱,被中国迎头赶上呢?

今天我准备换一个说法。

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样的生意模式是最好的呢

我有一个亲戚几十年前去了南美洲,他回来探亲的时候,说她在一个批发商店打工,这家店规模很大,生意很好,但他很好奇,他老板是怎么挣钱的?

因为比如一件货品一块钱进货,他老板批发出去可能也是一块钱,甚至有时候是九毛九,也就是亏钱卖出去,所以他老板怎么可能赚钱呢?他百思不得其解。

后来,他终于发现了,原来他老板规定,所有的供货商都要免费赊货给这家店,货款要在半年以后才结账,然后他老板会用最快的速度把货卖出,哪怕亏本都行,只要速度快,这样卖出套现的钱,他老板就会去存银行,而南美洲通货膨胀厉害,所以银行利息非常高,达到百分之二十甚至更高,他老板就利用这半年内的时间差来赚取利息

此外,因为批发价格便宜,别的同行都竞争不过,所以生意规模越做越大,成为行业第一。

所以大量现金流的生意才是最好的生意,最好的利润并不是来自产品本身。不赚钱的买卖,甚至亏钱的生意也会赚大钱

这种隐含利润模式,被很多国人有意无意中发扬光大。

比如过去十几年,有不少人组团刷信用卡,成立假公司,互相倒帐,做假流水,把“业务”做大,然后去银行骗贷款,拿到低息贷款后,就去买高息理财产品,或者买房子,做得早的都赚得不清不楚。

只要有人给你钱,有周转期,找到投资出路,主营业务不必赚钱,醉翁之意只在钱生钱。

 

二、中国外汇储备

 

兜转了十万八千尺,回到原先的问题,中国为什么拥有那么多外汇储备?

表面上看,”中国制造”为中国赢取了大量的外汇储备,你可以把中国制造看作是上面那个批发店老板的入货环节,然后外销欧美(美国占最大的比例)看作出货,由于中国采取外汇管制,外商投资、销售企业卖货得到美金等等都不能直接使用手上的美元,而必须交给中国外汇管理局换成人民币,再用人民币在国内支付一切生产必须资金,于是,中国就拥有了很多外汇,这种称之为强制结汇制度就像上面那个老板帐上有很多钱

然后中国的外汇储备一部份买了美国国债,这就是不少国人引以自豪的,我们是美国的债主由来,正因为美元在手上越来越多,所以印刷出去的人民币也就越来越多。

实际上,人民币相当于把美元作铆钉货币,无论是比例多少,前提是要有不断增加的美元。假如美元减少,人民币汇率的危机就来了。

什么样的情况下美元会减少呢?

再联想前面批发店的例子,

1、假设那些供货商不再愿意把货物给这家店寄卖;

2、这老板最喜欢买的一种高息理财产品没了;

3、甚至该银行不愿意再和这老板做生意。因为供货商、买家以及银行都是亲戚,他们发现自己上当受骗,被利用了。

 

三、美国对中国态度180度转变

 

假如要用一句话,来形容当今美国政界对中国的看法,我觉得引用川普幕僚叶望辉的说法:这是一场全方面的战争(原话是“ comprehensive warfare”),中国利用各种战争战略,其武器不只是军事战,而是媒体(宣传战)、教育(文化战)、经济战、宗教战、政治战等全方位战争

2018年9月26号,美国总统川普在联合国发表将近35分钟的演讲,矛头直指中国。

10月4号,副总统彭斯就美国政府的中国政策发表长篇演说。

不少人以为,这只是政客的表演,为了11月中期选举拉票而已。

但却忽视了,美国民间对中国态度的鲜明转变。

川普之所以能够被选上总统宝座,恰恰是因为民众心思生变,尤其是美国控制最大财富的财阀,十几年后觉醒,供应商们不想再做笨蛋。

 

四、真正变成敌人的美国

 

从小在中国的教育宣传里,都会把美国作为假想敌,久而久之,成功地塑造了美帝国主义形象。记得911发生的时候,我当时在广州一个IT培训中心,面对电视荧幕上显示的双子塔爆炸坠落画面,身边的人全在欢呼,开怀大笑。这都是下意识,很自然的第一时间的直觉反应。

我感到很震惊,就好比四川大地震,假如美国人围观,然后拍手,作为中国人会怎么想?

好在911的时候,中国人的反应美国人不知道。

但其实中国人也不知道,假如美国真正成为中国的敌人时,会变成什么样子?

从现在开始,每个中国人都会看到、感受到、领略到真正的美帝国主义滋味。

 

五、中美经济战

 

中国最强之处在于钱,所以美国首先要打的是经济战。

要打仗,必先要有盟军,正式开打前,情报先行

2017年八月底,川普的政治导师班农出席了在澳洲召开的“五眼”会议,这个“五眼”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情报同盟,由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组成,是二战后为对付苏联而启用,目前其用途主要在防范中国收购国外尖端高科技司,以及政治势力渗透。9月3日,班农在澳洲公开发表言论称:”这不是一场贸易战,而是针对西方的经济战;中国从不遵守任何规则,是极权重商主义;澳大利亚将成为这场经济战的前线”

这个情报联盟也不仅仅是服务于上述五个国家,它也曾和德国日本有交流,比如中国一个企业曾经想收购德国一家高科技公司Aixtron,德国政府本已同意,但一个月后,经美国提醒,德国政府禁止这宗交易。

所以,中国将面对的对手不单单是美国,而是大部份西方发达国家和地区。

而中国任何企业和个人在上述国家和地区,无论过去、现在和将来的任何经济活动,都会被密切关注。

一切的情报准备,都是为了轰轰烈烈的金融战。

 

六、香港股汇双杀金融战

 

种种迹象显示,这次美国领头针对中国的金融战,第一阶段主战场在香港

香港一直都是中国的救生圈,哪怕在四九年以后,中美断交期间,香港都是一个间接踏板,中国利用其购买许多国内紧缺的进口物资,同时也造就了诸如霍英东、荣毅仁等家族传奇。

这一切,都是因为美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否则一切传奇都是浮云。

但这次,真正的敌人,就会先把你的救生圈踹掉。

因为法理上,香港是自由港,哪怕人民币和美金之间的桥梁断了,仍然可以通过人民币换港币,然后再换成美元,批发店老板仍然继续有余钱赚利差,所以港币必须灭掉。

所有人都说不可能,港币实际上是美元,1997年索罗斯冲击香港股市及港币联合汇率都失败。

 

2018年港中美金融大战和1997年索罗斯冲击香港联合汇率之区别

不想长篇大论,简单说,1、上次索罗斯为首的财团钱不够多,他们当时总资产大约300多亿美元,而当时香港外汇储备高达900多亿美元,另外中国国家外汇储备当时高达1400亿美元。

2、上次索罗斯使用自己的美元作为抵押,借入港元去沽空,借人的东西,要还的时候,必然要满街扒拉辛苦买回来。

3、香港外汇储备9月底有4264亿美元,相当于香港流通货币约7倍。

4、根据2018年10月12日数据,香港股市主板总市值,港币29.5万亿,约3.76万亿,相当于香港外汇储备4264亿美元的8.8倍

5、综述,假如这次有财团想成功,最简单的方法是抛售香港股票,套现得到港币,然后去买入美元,流出香港不再回头,只要套现量到达一定的量,就会带动恐慌情绪,相当于银行挤兑,香港外汇储备里的美元现金不够应对的话,港币兑美元的联合汇率自然攻破,港币的信用也会一朝丧失。同时香港股市也会暴跌。

这就是股汇双杀。

此外,香港股市的动荡必将传导到A股,因为红筹股大多在深港通、沪港通里,而且多是指数成份股,不少大盘股都是A+H,这将导致A股也会血流成河。

这场香港金融战还不必美国政府出手,香港股市里多少外资金融机构长期持股香港大盘股,其量级难道不够1/8?

有未经证实消息称,已有大基金集结。

 

七、综述

 

我觉得难过的是,或许这场金融大战已经开始,我们已经身在其中而不自知,上周五全球股市反弹,不少人跃跃欲试喊着抄底,我觉得艰难险阻还在后头。

试想没有熔断,怎能称为金融大战?

明天周一港股A股开盘,趁着美国还在周日休息,假如仓位太高甚至加了杠杆的同学,周一或许就是你逃生的最后机会。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