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工具 | 博客 | 目录 | 搞搞钱学 | 股票技术分析
Friday, March 10, 2017

张资平的归宿

作者生平简介

网上写东西那么多年,从来只在网站和各种第三方账户上登我自己写的东西,但今天这篇是个例外,原因是近日在读爷爷奶奶挚友“梁伯伯”写的回忆录,因内容敏感,该回忆录从没对外发布,只在极少数亲朋好友间传阅。

应其亲属要求,不便透露作者真名实姓,只能用“梁伯伯”代名称谓。

“梁伯伯”广东人,解放前家族生意做得不错,在大上海有房产有家业,作为长子的他,解放后主动选择留在上海打理家族生意,不幸的是,从1958年到1979年间,他蒙受不白之冤,被莫须有罪名判刑10年,后发配到安徽劳改场服刑及留场共21年,直至改革开放后被平反,出国终养天年。

该个人回忆录其中一篇写到《张资平的归宿》,上网查了下,发现张资平(1893——1959)是20世纪30年代初我国红极一时的作家之一,并且和郭沫若、成仿吾、郁达夫等组建了“创造社”,他是“创造社”中最多产的一位作家。

此外,他还译了《草丛中》、《衬衣》等6部小说集,编著了《欧洲文艺史大纲》、《近世社会思想史纲》、《社会学纲要》以及《文艺新
论》、《普罗文艺论》等。

另一方面,作为日本帝国大学地质学毕业生的张资平,于地质学的研究,仍不减其留学时代的兴味,而有《普通地质学》、《自然地理学》、
《人文地理学》、《海洋学》均由商务印书馆出版等专著。

因回忆录作者已去世,但作为家里世交长辈,我可以力证他人品的正直,尤其是那么重要的生平回忆录,它的真实性毋容置疑。

我觉得,作为一段宝贵的历史,假如没人把这段文字公诸于众,它将和无数历史般被掩埋,实在令人惋惜,所以恳请作者后人特例允许我,把这篇单独抽出来发布,也让关心张资平先生下落的人,知道其最终归宿,并能被补全史实资料。

感激其后人允诺,在此深表谢意。

以下是正文。

 

《张资平的归宿》

作者:“梁伯伯” 推荐人:“爱搞搞”

“你贵姓?”

“鄙姓张。”

“听口音你像是广东人?”

“对,我是广东梅县人。”

“那么我们是同乡了。”

跟着他用带有客家口音的广东话对我讲:“我叫张资平,你呢?”

我说:“你在广西大学教过书吗?”

“你怎知道?”

“我是你的学生,听过你教的矿物学,不过只上了一个月课,由于日机狂轰滥炸,学校的校舍受到损毁,于是被逼迁往桂林继续开课,可我没有跟随学校走。”

“啊,我也只教了一个月的课,以后便到南京政府的农林部报到。就这样,胜利后因汉奸罪关到提篮桥去,解放后依然是汉奸,我坐牢坐到现在。”

“听说超过60岁的犯人无需调出来劳改的。”

“我已经67岁了,一直以来都蹲在一号监的小号子里,从没有过要把调出去劳动,但到了今年八月,监长找我谈话,他说我在日本留过学,做过采矿工程师,现在有个好机会,有个矿场,要一批劳改去采矿,日间就要调出去了,我们想发挥你的所长,让你也出去走走,但保证不要你劳动,只要你当顾问,出出主意,你可高兴?”

我说我这把年纪,加上身体非常虚弱,还是让我在监狱里多活两年吧,一出去就没命了!可是监长继续动员我去,他说:“去工地又不要你劳动,那里空气比监房好得多,又吃得饱,零用钱又多,我已经关照过来带队的干部,把你的资历介绍过去,你大可放心。”

就这样子我来到这里,到如今已经两个月,始终没有干部找过我去做什么顾问,队长还说:“你来了不劳动,还想当老太爷享清福?!”前天便派我去公路桥头发筹子,八月天的酷热,气温达到40度,上头烈日当空,连一朵云彩都看不见,周围纹风不动,地面上被太阳晒得发烫的沙石,反射到身上来,连身上剩下不多一点的水份也被挤出来变作滴滴汗水淌到脚上。张资平戴着一顶破草帽,手里挽着一个竹篮子(装着许多竹筹子),站在公路桥头把筹子发给挑担子的人,以他那样虚弱的身子只站了两天便昏倒在地,由于发高热被送到病房来,他继续对我说:“你看我瘦得只剩下一张皮包着骨头,看来没有几天好活了。可你呢?怎么也到这里来?”

我说一言难尽了......。“昨天派我们小组去扛电线木,回程的时候已是黄昏,走到一条独木桥,光线已经暗下来了,再加上营养不足,天暗的时候看不清楚(已经患了夜盲症),我上到桥上一步一抖颤,心一慌一步踏空便摔下桥底去,失去了知觉,但朦胧中觉得上面有人叹口气说:“恐怕已经‘没命了’”,过了一会,又听到身边有人向上面喊话叫派人下来,“他还活着呢”。我迷迷糊糊被挟持着抬上公路,有位难友,也是老乡,他有点医务常识,撕了我一幅衬衫,替我稍微包扎好头部的伤口,然后由两人搀扶着,一步一拐的回到矿区医务所,止了头上脚上的血,包扎完毕便到病房来了。”

“张老师,你我都是搞采矿的,不如一起打个报告给分场,要求参与开采工程的设计吧,如何?”

“我没有意见,你写好让我签个名就行了”

过了半个月,上头总算把我们调到生产科属下的技术研究小组工作,可是,张资平就在临调出之前发了高热进医院留医,当热度稍退,便用担架把他抬到小组来,但抬到半路上,病情又突然恶化了,迫于无奈又把他抬回医院去,更想不到,当晚他便瞌然长逝了,这位二三十年代风魔青少年的三角恋爱小说作家,身无长物,只剩一张皮包着一付骨架子脱离尘世的一切苦难去见万物之主了。

至于他的日籍夫人,解放后仍在上海靠收取他的版权费过活,大概到了52-53年给政府遣返日本,以后便没有她的消息了。

 

读后感

关于张资平,网上资料砭多褒少,俗话说,历史是胜者的赞歌。人一生中面临的各种人生选择,走错一步棋,或者就是万丈深渊。

作为普通人,我们今天的好日子或坏日子,都是昨日选择的结果。

读历史,知未来。

12条同学们的留言啦 to "张资平的归宿":
另外 - 3/14/2017 4:25:00 PM
一场梦,一场空,行错一步万事懵!
姐姐好 - 4/11/2017 9:04:00 AM
通过看姐姐博客,对面前的世界有了一个重新的认识,现在我的努力方向是新三板投资,有时间请您指教!谢谢
匿名 - 4/20/2017 5:47:00 PM
看到这段文字,心有伤感。多少人杰,还没有尽情展露,就......、可惜可惜。
但是说实话,我主要是来看股票知识的。
breitling replicas - 6/13/2017 2:46:00 PM
我主要是来看股票知识的
草木生 - 7/27/2017 2:39:00 PM
自古以来,历史都是由胜利者来书写的。
我们不否认历史中的罪与错,但我们还忒向前看。
一个人的生命也就那么两万来天,大家无须纠结于别人犯下的历史性错误,我们要用宽广的心胸来包容它们,争取在以后的日程中把握自己,以免向前人那样再次迷失自我…………
Best Fake Yeezys - 7/28/2017 2:28:00 PM
Those who know the history of the model will remember it debuted during Kobe Bryant's time with Adidas—it was originally called the KB8, but has since been rebranded to not mention the now Nike athlete.
牛牛 - 11/13/2017 2:05:00 AM
读历史,知未来。
chanel replica uk - 11/17/2017 5:01:00 PM
至于他的日籍夫人,解放后仍在上海靠收取他的版权费过活,大概到了52-53年给政府遣返日本,以后便没有她的消息了。
多年前(或许有10年了)就关注这个网站的老网友 - 12/25/2017 9:50:00 PM
谢谢作者很有心能留着这些文字,也许某天张先生的后人能够从互联网看到祖先的事情!
replica mcm belt - 1/9/2018 9:02:00 PM
appetite is not good. Whenever the end of the day's coding work, I lay in bed closed my eyes
replica burberry belt - 1/9/2018 9:03:00 PM
flashing are beating the verification code. Six months later, I finally saved enough money to buy her a pair of more than 700 sneakers.
replica versace belt - 1/9/2018 9:03:00 PM
I bought the express online to her, she was very happy to receive the shoes, still space to say that the sun drying shoes